特朗普的反泄密斗争:“泄密者”与华盛顿官场的“潜规则

2018-06-11 admin www.chenyaohu.com 阅读(110) 我要评论0

  折损国安顾问弗林之后,白宫一方面攻击媒体,另一方面也将矛头指向泄密问题,特朗普在推特上誓言要揪出卑劣的泄密者。白宫工作人员随时会受到突击检查,不许使用加密短讯,也不许删除手机上的通讯记录。可是没过多久,白宫清查泄密的行动又被人透露给媒体。

  泄密在美国官场是常态,也是媒体报道内幕的主要消息来源。有时候中下级官员对主政者不满,将内部文件捅给公众,冒着危险揭发不良行径。大部分情况下泄密只是政治操作手段,不用自己出面,而是交给媒体去闹腾。其目的可以是为人事安排搞臭竞争对手,也可以是为内部辩论赢得主动。从白宫,国会,到各部门,小道消息几乎天天都有,在大媒体网页上不难找到。

  有泄密的问题,相应也就有主政者堵塞漏洞的努力与企图。历史上做得最为出格的要算总统尼克松。鉴于美国国内反越战情绪强烈,尼克松在竞选时承诺和平与撤军,当选之后却又加强轰炸北越,以期在谈判桌上取得优势。结果导致各地反战抗议热潮,政府内部甚至有人将五角大楼的秘密文件捅给《纽约时报》。

  尼克松与媒体的关系向来紧张,更害怕白宫工作人员,特别是国安团队成员泄密。在还没有手机电脑的时代,清查泄密的方式主要靠电话窃听。国安顾问基辛格手下的几位助手首当其冲,混然不知被窃听好几个月。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结果来自一位名为洛德(后来曾出任驻华大使)的助手家中,窃听者发现常有两位女子长时间电话交谈,内中还夹着某种奇怪的语言,怀疑是特别暗号。费了一番气力才查清楚,原来洛德夫人包伯漪是出生于上海的华裔,喜欢下厨,也喜欢与她母亲交流烹饪心得,俩人电话聊天时还会带几句上海线]。就这么大费周章,却没有抓到任何泄密者。

  尼克松的心腹对窃听上瘾之后欲罢不能,也将其应用于竞选情报的收集。最后却在水门大厦破室入门安装设备的时候,不巧被保安当盗贼抓获。相关的调查开始后,FBI内部出现一位泄密者,将机密材料透露给《华盛顿邮报》的两位记者,一步步将他们引向白宫,闹得天翻地覆。要到三十年之后,这位泄密者的身份才得到确认,原来是处在最高层的FBI副局长费尔特。

  前FBI副局长费尔特,在2005年作为水门事件泄密者身份曝光后的照片。那时,尼克松已经下台三十一年,也已经离开人世十一年。

  FBI是保守派的堡垒,费尔特并不支持反战或民权运动,泄密也不是为着正义感[3]。1972年,担任FBI局长达48年的胡佛死在任上,费尔特希望转正,白宫却将另一人“扶正”。正好水门大厦出一件蹊跷的盗窃案,费尔特故意引导记者给白宫难堪,算计的是尼克松会看出FBI有人泄密,迁怒于代局长,就给自己创造一个机会。只是机关算计太聪明,尼克松虽然对FBI恼火,却没有想到要将费尔特扶正,而费尔特点起的这把大火却失去控制,竟然烧到总统要辞职。尼克松也是一样,抓白宫的泄密者没有抓着,自己最后反倒被FBI的泄密者给害惨了。

  尼克松之后,对泄密抓得最严的总统是刚刚离任的奥巴马。2008年大选时,奥巴马也是许诺撤军,只是这回战区在伊拉克与阿富汗。他不同于尼克松,倒是真心想撤,顺从民意,却遇到五角大楼的力阻。军方反倒建议在阿富汗先增兵,打出点名堂才撤军,维护美国的威信。奥巴马勉强接受,但是在增兵日程、人数等等安排上,都没有完全满足军方的要求。许多不满的将军私下向媒体抱怨连连,甚至故意将机密的军事评估泄露出去,给白宫施加压力。

  大为光火的奥巴马,实行一系列打击泄密的措施,却又惹得媒体很不高兴,没人泄密他们还怎么写内幕报道[4]?在高级将领来说,管不住嘴巴最严重的后果只是解甲归田。在基层职员来说后果要严重许多,奥巴马期间最严重的有两起:一位是向维基解密泄露国务院电报的上等兵曼宁,被投入大牢;另一位是泄露棱镜计划的电脑专家斯诺登,得流亡俄罗斯。

  特朗普的任期才刚刚开始,泄密却相当严重。上任几周,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对总统很是不利。据说[5],特朗普像一个需要看管的孩子,做事冲动又不听劝告,助手们想着法子控制他的大嘴巴,特别想拿走他的推特账号。

  总统的管理方法是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助手们角色定义不清,职责不明。总统就是喜欢让手下竞争,大家争相抢着获取他的青睐。重大的决策不走程序,也不知会相关的部门首长。出了问题当然也说不清是谁的责任,互相推诿责怪,不断有人向媒体捅消息。

  白宫内部已经分成两派,一派以首席战略顾问班农领头,属于民粹派,有许多不切实际的极端主张。另一派聚集在办公厅主任普里巴斯周边,受副总统的支持,属于传统的共和党当权派,企图驯服特朗普。

  两派争权激烈,民粹派想干掉属于保守派的白宫发言人斯派塞,保守派则想着推倒属于民粹派的国安顾问弗林[6]。没过几天,弗林果然辞职走人。

  特朗普与他的主要助手在白宫办公。从左至右:坐者为总统特朗普,副总统彭斯,与已辞职的国安顾问弗林;站者为办公厅主任普里巴斯,首席战略顾问班农,与发言人斯派塞。

  这些传闻有几分真实还很难说,却显示白宫内部管理混乱。特朗普没有从政经验,在纽约管的只是规模有限的家族公司,业务不过就是地产、酒店与品牌的管理,不用什么组织架构就可以照应得过来。与他打交道的纽约媒体多半属于黄色小报,报的也都是些风流趣事,请一位厉害一些的律师就可以镇得住。而人们也只当他是爱出风头的花花公子,并没有认真对待。

  现在来到华盛顿,他当的是总统,位置完全不一样。联邦政府机构庞杂,责任重大,白宫的运作离不开有效的组织管理。全国性的政治媒体,操纵舆论手法娴熟老道,自诩为公众知情权的化身,背后的母公司财力雄厚,跟拍艳照的狗仔队完全是两回事。

  每次选举换届,换的只是政府最上层的政务官,下边的具体事务靠的是众多的公务员。他们虽然不是政策制定者,却熟悉政府的运作,而且与许多编辑记者一样,在华盛顿安家立业,相互之间有许多关系。他们本来就不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新政府上任之后,又行事鲁莽,不守规矩,不把基本官场准则放在眼中,还打着拆除官僚政府的旗号,进一步让他们感到忧心与不满。

  这些公务员若是向媒体走漏消息,可以说是防不胜防,特别是在掌握敏感资讯的情报与司法部门。弗林与俄罗斯大使谈话的事情被泄露就是一例。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7],记者调查时愿意讲话的匿名官员竟然有九位之多,显示特朗普还真是有不少敌人。加上白宫自己人也漏得厉害,对新总统来说不是一个好兆头。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