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江浙这3个城市表现最出色

2018-06-07 admin www.chenyaohu.com 阅读(60) 我要评论0

  排行榜从“亲”“清”两个维度,对285个城市的新型政商关系进行评价,前十名分别为:东莞、深圳、上海、北京、广州、金华、苏州、温州、邢台、长沙。2月26日

  排行榜从“亲”“清”两个维度,对285个城市的新型政商关系进行评价,前十名分别为:东莞、深圳、上海、北京、广州、金华、苏州、温州、邢台、长沙。

  2月26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在京发布了“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2017)”,对中国285个城市的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进行排名。

  根据课题组测算,东莞市的政商关系健康指数排名第一。前十名分别为:东莞、深圳、上海、北京、广州、金华、苏州、温州、邢台、长沙。

  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运动和近期发生的企业家网络陈情事件,表明如何建立“亲”“清”新型政商关系成为当前的紧迫问题。2018年1月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借鉴国际经验,抓紧建立营商环境评价机制。为此,人大国发院课题组结合国内外政商关系的理论文献和评价实践,从“亲”、“清”两个方面入手,创建了一套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评价体系。

  人大国发院常务副院长聂辉华在发言中表示,政商关系在中国的重要性体现在三方面:中国经济转型的过程,就是重构政商关系的过程;改善政商关系才能促进地区发展;政商关系影响官员和商人的切身利益。

  课题组在报告中指出,不可否认,过去的政商关系长期处于不正常、不健康和不合理的状态。然而,在一些地区,反腐运动又迫使政商关系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从过去的官员和商人“勾肩搭背”到当前的官员对商人“退避三舍”。“以东南沿海某个发达省为例,2010年省委主要领导走访企业的次数是23次,2011年是38次,2012年是40次,2013年是15次,2014年是19次。”

  “在现行体制下,没有评价体系,就无法进行考核,没有考核压力,就难以推进新型政商关系的落地。”课题组认为。

  澎湃新闻注意到,“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2017)”从“亲”“清”两个维度,设计了一二三级指标对285个城市的新型政商关系进行评价。

  2016年3月4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的民建、工商联委员联组会时指出,新型政商关系,概括起来就是“亲”、“清”两个字。

  他指出,对领导干部而言,所谓“亲”,就是要坦荡真诚同民营企业接触交往,特别是在民营企业遇到困难和问题情况下更要积极作为、靠前服务,对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多关注、多谈心、多引导,帮助解决实际困难。所谓“清”,就是同民营企业家的关系要清白、纯洁,不能有贪心私心,不能以权谋私,不能搞权钱交易。

  对民营企业家而言,所谓“亲”,就是积极主动同各级党委和政府及部门多沟通多交流,讲真话,说实情,建诤言,满腔热情支持地方发展。所谓“清”,就是要洁身自好、走正道,做到遵纪守法办企业、光明正大搞经营。

  课题组认为,从“亲”“清”两个维度评价新型政商关系,不仅在理论上与已有文献高度契合,更重要的是这两个维度抓住了转型时期中国政企关系的根本特征。

  在“亲”的方面,课题组重点关注三个一级指标,分别是政府对企业的关心(10%)、政府为企业提供的各类服务(40%),政府降低企业税费负担(10%)。

  首先,在“政府对企业的关心”方面,主要从市领导考察和座谈两个方面加以衡量,即市领导(市长、市委书记)当年到企业公开视察的次数以及与企业家座谈的次数两个二级指标。在“政府对企业的服务”方面,主要从基础设施、金融服务、市场中介和电子政务等四个方面加以衡量。在企业的税费负担方面,仅有一个二级指标“企业的税收负担”。三个二级指标下又分设了多个三级指标。

  在“政府廉洁度”方面,主要通过两个方面加以衡量。一是被查处的所有官员数量占该市国家工作人员数的比重,二是百度腐败指数,即腐败新闻条数占新闻总条数的比重。被查处的腐败官员越多,或者腐败新闻越多,表示当地腐败程度越高或者廉洁程度越低。

  “政府透明度”下的两个二级指标分别是行政信息公开,指各类网上办事程序的公开程度;以及财政透明度。

  对于为何将“亲”和“清”两个方面指标的权重分别设为60%和40%,课题组的解释是:考虑到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运动使“清”的问题得到了较大程度的解决,目前至关重要的是破解“亲”的问题。

  聂辉华还从技术角度补充解释道,因为“亲”的二三级指标较多,“指标多的权重高,指标争议少的权重高。”

  此次课题组测算的285个城市涵盖了直辖市、副省级市、省会城市和地级市,不包括自治州、盟、地区和县级市。

  根据课题组测算,政商关系健康指数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别为:东莞、深圳、上海、北京、广州、金华、苏州、温州、邢台、长沙。除了直辖市北京,前十名的城市几乎都处于东南沿海地区,只有邢台是唯一的华北城市。

  按省份比较,上海的政商关系健康指数在全国排名第一,北京其次,浙江省在各省中排名第一。此外,河北、天津、福建、海南、江苏、广东、山东居前十名。

  从各大区域来看,华东地区的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表现最佳,其次是华北、华南,上述三地都优于平均水平。相对来说,西南、西北地区的表现落后。

  在亲近指数方面,排名前十的城市为:东莞、深圳、上海、苏州、长沙、合肥、金华、广州、福州、邢台。政商亲近关系整体呈现为沿海高于内陆的局面。按省份比较,上海、北京和海南位居前三,广西、新疆和云南殿后。经济发展程度与省级政商关系亲近程度正相关。

  在清白指数方面,排名前十的城市是:北京、温州、潍坊、鞍山、广州、台州、聊城、杭州、石家庄、成都。东部沿海城市的清白指数明显高于内陆地区。按省份比较,北京、上海和浙江位居前三,青海、河南和西藏排列末位。从经济水平来看,省内清白指数差异与经济发展水平之间不是线性关系。

  一是做好“减法”,加强对各地推行“简政减税减费”政策的监督力度。当前经济下行的趋势仍未遏制,企业税费负担普遍反映较重。在这种情况下,短期内中央政府可自上而下加强各地简政放权、减税降费的行政监督。

  二是做好“加法”,发挥互联网+的技术优势,提升行政透明度和效率。政府部门应该树立一个理念:上网是原则,不上网是例外。对于一些交通不便、路途偏远的地区来说,通过互联网+提升政务效率,可以充分利用技术上的“后发优势”。

  三是加强试点,通过“小环境”影响“大环境”。中央应鼓励地方政府通过设立一些改革试验区的方式进行试点,努力打造小环境,再将小环境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大环境,最终促成大环境改变。

  四是推进政商关系和营商环境的第三方评估,通过外力反推地方政府改善营商环境。建议中央将专业人士的第三方评价引入地方政府营商环境的考评之中,这样既能减少信息不对称,又能促使地方政府直接面对需要解决的问题。

  五是在资源分配过程中要避免过度向大城市倾斜,努力减少区域内部的政商关系不平衡状态。建议中央逐步淡化城市行政级别的差异,逐步取消城市的行政级别,让市场更多地发挥各类资源的配置作用。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