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陵“吃下”枞阳 能否“消化”引一些官员担忧 铜陵重大区划调整后仍保持辖下‘郊区’这个名称很可能是为今后进一步进行区划调整而准备

2016-02-17 admin www.chenyaohu.com 阅读(4262) 我要评论1

城市的实力决定了话语权的多寡,不管是区划调整,还是项目争取,这些都是要靠硬实力说话的。

区划调整背后的城市较量

文_本刊记者 舒炜

今年元旦节后第一个工作日,安徽行政区划调整再次放出一颗“卫星”:将安庆市枞阳县划归铜陵市管辖,撤销铜陵市铜官山区、狮子山区设立铜官区,撤销铜陵县设立义安区;六安市寿县划归淮南市管辖,同时设立六安市叶集区。

这是继2011年安徽巢湖市被撤销后,国内罕有的大规模跨地级市范围内的区划调整。

作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及国家创新改革试验区,安徽的步子一向迈得很大。围绕着区划调整背后的安庆、铜陵、六安、淮南,甚至没有直接涉及到的池州,背后却都在明里暗里较量。

强者当道

1月8日,在官方正式宣布安徽区划调整后不到一周,从安庆划到铜陵的枞阳县收到了新年礼包——铜陵长江大桥免去20元的过桥费了。

铜陵市委书记宋国权对此称,这是促进枞阳快速入铜的措施,由市财政全额补贴。在此一天前,他带队到枞阳调研,高调提出要全力“撑”枞阳。

从距离上看,枞阳县城到安庆市区在40公里内,到铜陵市区则要80公里,但枞阳东部几个乡镇和铜陵仅一江之隔。

铜陵“吃下”枞阳,在一些人看来,是一次“蛇吞象”。枞阳县域面积1808平方公里,人口92万;铜陵却是国内最小面积的地级市,之前的三区一县加起来不足1200平方公里,人口才74万。但综合起来考量,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大小比较。

在安徽省的地级市方阵中,铜陵市人均GDP常年处于第一名,拿2014年的数据来看,是安庆市的3倍多。已被判刑的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曾在安庆主政9年多,在此得到了“韩大嘴”的绰号。不少安庆人看来,正是韩先聪的高谈阔论耽误了这里的发展,让安庆在省内的经济排位不断被兄弟城市超越,经济增速沦为全省倒数第二。

铜陵能否“消化”枞阳,也引起一些官员的担忧:“面积人口是增大了,但我们全省人均GDP第一的帽子很可能保不住了。当年马鞍山市‘吃掉’和县、含山二县前一直是第一,现在掉到第三了。”

但更多的当地官员认为,人均指标不能孤立起来比较,要在总量的基础上才有意义,“做大总量你才有话语权,你看看文莱的人均GDP排名是世界前十,但影响力呢?反过来你看和县划入马鞍山市短短3年间,财政收入、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等主要经济指标就实现了年年倍增。”

有的中心城市发展遇到瓶颈,把眼光放到了临近的地区,当然,前提是要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六安市此次增加一个叶集区,中心城区实力得到加强。往大的说,呼应了国家的大别山区开发政策,就省上的发展战略而言,也是在助力合肥经济圈。

而拿北面的淮南市来说,2015年上半年经济增速仅为-7.7%,是华东地区唯一负增长的地级市,加上该市原书记方西屏等干部的落马,带来不少官场震动,经济社会转型压力巨大。淮南的目光投向的是紧邻着的寿县,并成功将其从六安手中划走。要知道,寿县是全国历史文化名城,面积和人口与整个淮南市相当。

不过,在区划调整中,历来都是“强者”的话语权更足。之前浙江湖州准备把长兴县改区,就遭到了当地百余名老干部上书,县里四套班子全部反对,湖州市不得不决定暂停“撤县设区”。当地一名人士表示,“湖州在浙江经济靠后,但长兴却是全国百强县,光财政收入就几乎快赶上了湖州市区。”人民网则分析,去年江苏金坛的撤市设区正是因“金坛地区经济基础相对比较薄弱,影响了常州市区域统筹协调发展”。

合并不如合拍

俗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其实城市之间的隶属关系上也是如此。如寿县和淮南在历史上分分合合多次,光是建国后,寿县就曾在1958年被划入过淮南,不过很快又回到了六安。

城市之间的区划调整,应该是本着有利于避免相邻城市发展中的地域壁垒,和避免重复建设、恶性竞争等原则进行。当然,这样的调整也同样存在很多挑战,最引人关注的就是中心城市的认同度和被划入城市的归属感。

寿县是热播剧《芈月传》中春申君黄歇的封地,因当年楚王给黄歇祝寿得名。后来楚国国都也迁到了这里,黄歇最后则在这里被刺身亡。寿县和淮南共享着淮河和八公山,也产生了不少矛盾和隔阂。古淮南国、豆腐发源地、淝水之战主战场等等都成为两地争夺的目标。

不过在寿县划归淮南后,淮南立即启动了寿县古城旅游区建设,并计划打造西部旅游创新区。淮南是安徽老牌地级市,也是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全国六大煤电基地之一,对寿县还是有一定吸引力,并且也有自己的理由:借寿县的蜀山现代产业园,加强与省会合肥的联动发展,从而积极融入合肥经济圈,符合安徽省的相关战略。

铜陵虽然并了枞阳,但本身的铜官山区、狮子山区合并为一个区,涉及到大量干部的安置和调整。

不过铜陵官方并没有把此看成问题。枞阳归铜陵,两地体量不同,城市发展方向和重心不同,被认为将更有利于两地的融合。宋国权曾称,铜陵是一个移民城市,枞阳籍的干部已有不少,粗略估计接近三分之一的局长都是枞阳人,所以两地的干部交流不会存在什么障碍。

铜陵市一名副处级干部就对廉政瞭望记者表示:“这对铜陵和枞阳来说都是好事。铜陵获得了更多腹地,可以跨江规划和发展,对枞阳来说,最直接的是干部提拔的机会大大增加了,要知道安庆之前管着11个区县,铜陵才4个。”

代管的县越多,资源越多?

寿县虽然是国家级贫困县,人均GDP排名在六安所辖的2区5县中倒数第一,但丝毫没有影响淮南市对它的“兴趣”。

枞阳在2012年以前,也是国家级贫困县,但铜陵对其“觊觎“已经长达10余年,曾直接把枞阳规划到了自己的发展规划中。安庆的对策是出台了与怀宁、枞阳一体化发展的战略规划,被视为“对抗”铜陵“鲸吞”枞阳的“反制措施”。

去年全国两会时,有记者曾问安庆市委书记虞爱华,枞阳是不是要被划到铜陵。虞没有直接否认,他说:“不划要发展,划也要发展。大家最关心的,是这个地方怎么发展。”很明显,此时枞阳归铜,已如离弦之箭。

时至今日,对地级市而言,代管的县越多,意味着资源越多,一般都是紧紧攥在手里的。

安庆是安徽的老省会,桐城文化天下闻名,王岐山就曾造访过桐城六尺巷。枞阳是从桐城划出来的,安庆对枞阳的感情一直很深。去年年底,在枞阳县政府网站的上级网站链接中,铜陵市政府、安庆市政府一度同时在列。不过到了1月5日,已经看不到安庆的身影。安庆市政府官网却依然“恋旧”,无论是市情介绍上,还是县区网站链接,仍没有删去有关枞阳的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六安划出寿县后,又把之前的叶集改革发展试验区变成了正式的一级行政区,所辖区县数量并未减少,而安庆则直接是减少了一个名额,照理说应该会有相应‘补偿’。”前述那名安庆处级干部表示。

他向廉政瞭望记者透露,坊间一直有安庆划出枞阳,能得到池州市的东至县的“补偿”,“这样一来,安庆也能继马鞍山、芜湖和铜陵之后,成为安徽第4个跨长江发展的城市。而铜陵此次重大区划调整之后,仍保持辖下‘郊区’这个名称,很可能是为今后进一步进行区划调整而准备。

曾有网民在安庆政府网站就东至是否划归的问题留言,回答没有直接给出答案,却称此类调整应由国务院审批,安庆正在积极地争取实现跨江发展,进行谋划和协调工作。这和之前有人在铜陵政府网站问枞阳是否划归时的回答,大概意思如出一辙。(廉政瞭望)

参与评论
逝水无痕
逝水无痕 2年前 (2016-03-06)

规划了又怎样道路还是一样......

回复Ta